《儒藏》工程是教育部2003年度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,2004年度国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,北京大学“985”工程重点项目,国家哲学社会科学研究“十一五”规划项目,“十一五”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之重大工程出版规划。
首页   |   工程概况   |   体例选目   |   工程动态   |   学术研究   |   书影选粹   |   关于中心  |  人才培养   |  中心公告
 
 
 
日期:  2014-06-25
 

沙志利

《儒藏》精华编第12册已于20145月出版,该册收录了经部类《尚书正义》一书。

此书虽名《尚书正义》,实际包含了《尚书》经、注、疏三部分,卷内有些卷次也题做“尚书注疏”,今名则从首卷题名。

唐贞观年间,诏孔颖达等定《五经正义》,《尚书正义》则取《尚书》孔传为本,参考刘焯、刘炫之疏,并“览古人之传记,质近代之异同,存其是而去其非,削其烦而增其简”,“非敢臆说,必据旧闻”(以上引孔颖达序文),成《正义》二十卷。书成后,又经一番增损,然后颁布天下,成为官方定本。

宋儒对此书评价不高,尤其是朱熹,认为“五经中《周礼》疏最好,《诗》与《礼记》次之,《书》《易》疏乱道,《易》疏只是将王辅嗣注来虚说一片。”朱子又评孔传说:“孔安国解经最乱道,看得只是孔丛子等做出来。”可见朱子对于《尚书正义》的不满,主要是从义理上来讲的,因怀疑孔传为伪书,而《正义》反以伪书为本,故亦讥之。伴随着后世学者对伪孔传、伪古文的怀疑、证伪,这种观点越发为大多数人所接受,在人们心目中《尚书正义》的价值也大大降低了。

时至今日,已有不少学者从反面肯定伪孔传与疏文的价值,如日人《尚书正义定本序》所说颇具代表性,其文云:“《尚书》孔氏传者,谅作于汉纲既绝之后,魏晋递禅之日。观其训传,多可理遣;寻厥旨趣,惟尚辞达。去秘纬而近人情,宁平近而不曲碎。有望文之训,无盖阙之疑。导彼浑灏,申其诘屈。若厥诂释之所自,则综众流而择善,既窥马氏之绛帷,又掇郑氏之芳草,生魄依国师之解,弗辟应洨长之读,字从隶古,义或涉今,周流变动,罔迪不适。此乃墨守之博徒,沟通之英杰,殆为汉诂之归墟,而驯壁经之文理者乎?尔乃风靡江左,聿自枚氏,波及河朔,亦征郦生。著唐代之功令,掩先儒而孤行,察厥本起,稽夫废兴,盖有解义通畅,餍乎众心,体例简易,夺彼旧注者焉。”此言孔传之所以流传,以其训诂渊源有自,解释平易通畅,体例简洁,故能夺旧注之席。《序》又云:“惟其托名安国,同庄子之寓言;增多伪篇,如优孟之衣冠。蒙虎皮于羊质,混鱼目于蛇珠。所以朱子疑之于前,阎君证之于后。然贾、马与奔川同逝,郑、王共隤日皆没,窥雅诰之奥义,玩帝王之大训,非此莫梯,蔑斯奚津?”此言孔传虽伪,然古注沦亡,研寻经文,必以孔传而阶梯,不可废也。《序》又云:“又夫伪经虽复臆造,欺千年之耳目,系后代之宪章。人心道心,标圭臬于理窟;威克爱克,滋问对于兵家。《周官》基明皇之典,《胤征》聚历家之讼。斯亦众说之郛郭,掌故之钤键。循兹而谈皇古则謬,舍此而论近代则漏。君子憎而知其善,爱而知其恶可也。”此言孔传影响于后代制度、学术甚大,欲研究后代制度、学术,则孔传不可废。《序》又云:“唐儒孔君,承诏作疏,据二刘之成业,吸六代之菁华,深而不芜,钩而能沈。慎步趋于汉苑,义例甚严;闢奥窔于孔室,发挥乃劳。难义纷设,类羊肠之宛转;宾实屡核,辩毫发于几微。辞曲折而后通,义上下而弥炼。匪惟经诂之康庄,寔亦名理之佳竟。孔疏五经,斯为翘楚。文公讥云最下,恐言之而未当;世儒止资涉猎,固浅之乎视之。”此言孔疏综合前代,严于义例,既详且辩,最得疏体。此篇序文,因极力为注疏辩白,且征引之人不多,故不惜辞费,大段引之,冀读者对《尚书正义》有一较全面的认识。

《尚书正义》传本甚多,且目前可见之整理本亦有数种。此次整理,以《中华再造善本》影印宋两浙东路茶盐司刻本为底本(缺页补以阮刻本),因其为最早的经注疏合刻本;以阮刻本、《四部丛刊三编》影印日本覆印宋单疏本为校本;并参考阮元、刘承干、孙诒让等校记。标点力求准确,校记力求简明扼要,希望能为读者提供一个便于阅读且准确可靠的整理本。

本书校点者为北京大学出版社周粟女士,审稿人为上海古籍出版社史良昭编审、北京大学《儒藏》编纂与研究中心马月华副研究员。

 

地址:北京市 海淀区 颐和园路5号 北京大学理科五号楼 440室
邮编:100871 电话:010-62767810,62753065,62756716 传真:010-62767811 电子邮箱地址:ruzang@pku.edu.cn
京ICP备14053521号-1 版权所有 北京大学《儒藏》编纂与研究中心 Copyright 2008-2014